go2tutor -> 回到首頁

hotlink今日熱搜 ::: 北韓美女服務員 火雞強上母鵝 人瑞食煙肉 秀智寫真集

文采《戀愛飯局》 ::: 紅寶石王子(Capricorn)

全新【親子.父母】,全面親子資訊! 香港No.1上門補習服務 全城熱搜,流行動態,由我奉上!! 最精彩生活。最秀麗的文采 日常生活少不得的生活小百科! 由go2tutor出品的SAY討論區,全新出發! 全新旅遊資訊。旅友Blogazine! 一起重溫我們舊有的社群Community! Yahoo!搜尋,即時更可找到更多熱門話題!!
關於go2tutor的精彩11年! 為你介紹COMNET旗下的其他網站!
透過COMNET網站詢問廣告事宜 過去媒體訪問資訊 聯絡我們
笑話天地 補習討論 親子討論 不解之謎 談情說愛 吃喝玩樂 娛樂八卦 時事熱話 流動科技 投資理財 電影精選 體育1台 車迷世界

go2tutor >> 討論區主頁 >> 不解之謎  >> 恐怖的剪刀遊戲

發表新主題回覆本主題

 

鬼故事

COMNET社群及go2tutor全新出品--
「SAY討論區」現已開始試用!!


恐怖的剪刀遊戲

(1)
記得那是下著雨的下午,天空是灰暗的,往遠處看去,盡是一片灰濛濛的霧。
那天很冷、很潮濕,是個非常討厭的黏搭搭天氣。

我、小莎和斯琳因為安娜的邀請而到她家看看她養的博美犬。
我真的很後悔很後悔答應了•••

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

我們四個剛結束參加教會的活動,正站在門口聊天,然後聽到一陣車喇叭聲音,安娜父母的車子就停在街口閃著燈。

安娜:「嘿,要不要去我家?我帶你們去看我家養的博美,很聽話可愛的。」

我們三人點點頭,於是一群人就擠進紅色的箱型車裡,嘰嘰喳喳的一路聊到安娜家。

安娜家很大,是棟獨立的房子,兩層樓。在一條很寧靜的街上,四周都是像她家這樣的獨棟房子。

一開門,白色博美犬『麗麗』就衝上來迎接我們。

「汪!汪!」
「天哪!牠真可愛!」小莎輕輕摸著麗麗柔軟的白毛,我跟斯琳也開心的衝上去對牠一陣摸摸抱抱。

這時候,安娜的爸爸突然走了過來。
「女孩們,很不好意思,我跟安娜的母親有點事情要辦,可能會晚點回來。安娜,妳等下就準備點晚餐請女孩們吃吧,已經六點了。」他說,略為抱歉的點了一下頭。

「萬歲!」我對小莎和斯琳撃掌,如果留下來吃晚餐的話,就可以故意吃久一點,然後找藉口說已經太晚了,要在安娜家過夜。

安娜的父母抓了一把雨傘就往外走了,我們一直等到引擎聲遠去了之後才一起衝上二樓安娜的房間。

而安娜就在一樓的廚房準備晚餐。

二樓很小,只有不到一樓一半的面積,安娜的房間在樓梯的右手邊,左手邊有一間客房和一間雜物間。

「我要穿這件睡衣!」
小莎興奮尖叫,從櫃子裡抓出一件可愛的粉紅色睡衣。

「喂!我已經說要那件了!不准偷拿!」連斯琳也尖叫著,撲上前要跟小莎搶睡衣,兩人一邊尖叫一邊大笑的滾在一起。

「不要太過分了,怎說也是人家家欸。」我一邊咯咯笑著,一邊摸著麗麗的頭。

麗麗卻突然抬起頭,警覺似的看著四周。

「怎麼了?」我拍拍麗麗的背,想要讓牠坐好在我懷裡。但是麗麗不斷掙扎著,最後我只好放手。
一被我放開,牠馬上就從沒關好的門縫中溜出去,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。

幾秒鐘後,安娜推開房門走進來了,身上帶著一股馬鈴薯和洋蔥的味道。

「麗麗呢?」安娜問。
「跑出去了。」

安娜聳聳肩,加入小莎和斯琳的睡衣大戰。

(2)
時間過得很快,原本還有點亮的外頭現在已經黑漆漆一片,加上霧還沒散去的關係,根本完全看不清楚外頭。

嘩啦嘩啦,雨還是像用潑的一般的下著,看來到明天之前都沒有停的跡象。

我們四個人已經玩瘋了,安娜的房間被搞得一團亂。
衣服、玩具、色紙、彩色筆被扔得一蹋糊塗,連椅子都被翻了過來。

「天哪,休息一下吧,小姐們。」安娜一邊喘著氣一邊坐在堆滿凌亂衣服的床上。

「安娜,我聞到一股怪味。」我皺眉,嗅著空氣,有一種烤馬鈴薯的味道。
「糟...我忘了馬鈴薯洋蔥湯還在煮!」唰一聲,安娜便衝出了房間。

不知道為什麼,看著安娜沒關好的房間門,我心中有股揮不去的陰暗感覺,好像預知有很不好的事情要發生那樣。

我嚥了一口口水,緊抓著衣襟,小莎和斯琳看見我一臉鐵青的樣子,也紛紛放下手中的枕頭,挨了過來。

小莎跟著我的視線看去沒關好的房門,問:「怎麼了?」
我正要回答,卻被一陣高昂的尖叫聲打斷。

「啊────!」

是安娜的聲音。
我像是早就知道會有這樣的結局,身體一下子彈了起來,推開門就衝了下去。

樓梯間沒開燈,樓下的也是暗的,只有廚房是亮著,我往廚房...也就是安娜發出尖叫的地方衝去。

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※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我衝進小小的廚房,安娜正好往後倒在我的身上。

安娜:「麗......麗麗!麗麗!我的麗麗啊啊啊──!」同時指著廚房的角落。

一個白白軟軟的東西躺在那裡,在一片血泊之中,似乎已經沒了生命跡象。

那是麗麗。

斯琳:「天哪!麗麗!」
小莎她們也從房間衝了進來,一看見這情景也是嚇得面色發白。

安娜的腳已經使不上力氣,只能依在我身上抽搐著,我讓安娜小心翼翼的靠在斯琳身上,忍住噁心和恐怖,往麗麗的方向靠近。

很噁心的氣味,是新鮮血液和馬鈴薯洋蔥湯混在一起所發出的。那鍋湯在爐子上沸騰著,看來安娜還沒來得及關火就見到麗麗躺在那。

「麗麗...?」
我顫抖著呼喚牠的名字,麗麗原本緊閉的雙眼睜開一點小縫,黑眼睛無力地瞧著我。

恐懼∼

麗麗的眼睛透著莫名的恐懼,牠的身體微微發顫。我輕輕的摸著牠沾到血的白軟毛。

麗麗竟然失禁了。

就在我手接觸到牠身上的那一刻,黃色的液體從牠身體底下流出來,混進血泊中,散出一種更令人作嘔的味道。

「麗麗不要怕,我在這裡...」
我舔著乾裂的嘴唇,心臟碰碰的跳著,四周的空氣凝結了一般,我快要不能呼吸了。

「嗚......」麗麗看著我,從喉嚨中擠出最後一點聲音,然後閉上眼睛,永遠不睜開了。

安娜:「我的麗麗啊啊啊──!」尖叫聲伴隨著淚水。

我緊繃的心卻無法鬆懈,我又嚥了一口口水。
麗麗在死前傳達了一個訊息給我。

恐懼∼

我非常小心的,把麗麗翻了過來,這一翻,讓我訝異的尖叫起來。
「麗麗的腳!!!」

安娜、小莎和斯琳全都愣愣的看著我,我把身體挪開,讓她們看見我所看見的東西。

麗麗四肢硬硬的往上舉著。

不對。

只有三肢。

因為麗麗的右腿被剪掉了,只有一大塊紅色的傷口,還可以看見白色的骨頭。

斯琳吐了,小莎和安娜驚訝得忘了要尖叫。

被剪掉了。
麗麗的右腳被剪掉了。

為什麼我知道是被剪掉的?

切口太整齊了,就像是用一把鋒利的剪刀剪斷的。

麗麗是失血過多死的......

(3)
我們四人是用爬的到客廳,因為我們已經被嚇到腿軟了。

安娜從桌子上拿起話筒,顫抖著按著她爸爸的號碼,然後放在耳邊等待接通。

滴答、滴答

在安娜瞪大眼睛,專注的等著的時候,四周只剩下時鐘的聲音。

滴答、滴答

我知道我、安娜、斯琳跟小莎都很害怕。我有種錯覺,好像世界上只剩下我們四個人,其他的都被外頭的黑夜給啃蝕殆盡。

不對,不只有四個人。

我想起了麗麗死時的樣子,這屋子裡,還有一個入侵者。
一個帶著剪刀的可怕入侵者。

滴答、滴答

隨著時間越過越久,我的手心冒出的汗也越多,牙齒打顫的也越厲害。

安娜瞪大的棕色眼睛,漸漸透露出一個訊息。
和麗麗闔眼前透出的訊息一樣。

恐懼∼

「啪搭。」
安娜摔上電話,全身顫抖著很大力,嘴唇也成了青白色。

小莎和斯琳的臉色也沒好看到哪裡去。

斯琳:「怎...怎麼了?」
安娜咬住下唇。

「說啊,快說啊。」小莎催著,豆大的淚珠已經忍不住的掉落下來了。

我沉默,因為我已經猜到安娜眼睛所透露的答案。

安娜:「沒...沒聲音...」像是費盡全身力氣才擠出這一句,說完後,立刻癱軟在沙發上。
「什麼沒聲音?」很明顯的,小莎被安娜的反應嚇壞了。

「電話...」安娜小聲的說,眼睛卻瞪得好大好嚇人。
「什麼?什麼?妳給我說清楚!」小莎幾乎要撲到安娜身上去了。

我一手握緊拳頭,一手抓著電話座,往上一提。
果然,跟我想的一樣。
根本不費一點力氣,電話座就被提起來了。

因為連著電話座的電線已經被剪斷了。

剪斷了。

小莎像發瘋般尖叫:「啊啊啊啊啊──!我受夠了!我受夠了!到底是誰?是誰?」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好響的一聲雷,雨好像又下得更大了。

安娜從椅子上唰的一聲站了起來,抓了鑰匙就要往外走,斯琳連忙攔住她。

斯琳:「你要去哪裡?」
安娜眼神空洞洞的,使勁想撥開斯琳的手。

「放手!我要去求救!鄰居...史密斯夫婦!對!我要去史密斯夫婦那求救!」
安娜拉開斯琳的手,我連忙上前抱住她。

「不要出去!安娜,不可以!」剛才那不祥的預感又浮現了,我知道,如果安娜出去的話,一定會出事。

「放手!我不要待在這,我不要!這裡好可怕,我不要像麗麗一樣,讓我出去!」
安娜尖叫,兩眼暴突,頭髮散亂著,死命的掙扎要把我推開。

「不可以出去,出去會死!」我大吼,一聽到會死,安娜突然靜了下來。

安娜:「什麼?妳說會死?為什麼會死?妳知道為什麼吧!知道吧!快說啊!」
她緊抓著我的衣襟,斯琳在她把我勒死之前架開她。

「會死的,我不知道為什麼,可是一定會出事。」我顫抖著說「而且,在電影裡面,不都這樣演的嗎?搞不好...他就在等我們衝出去...」

全部都靜了下來,只聽得到小莎的啜泣聲。

滴答、滴答

斯琳緊抱著全身顫抖的安娜。
「他...他是誰,為什麼...我不要死...」安娜眼眶也盈滿了淚水。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客廳的燈閃了一下。我吞了吞口水。

「不管怎麼樣,我們先回安娜的房間吧。」我說,現在只有房裡是最安全的。

斯琳點點頭,小莎紅著一雙眼睛看我。
「那...走...走吧...」小莎邊吸鼻涕邊說,斯琳也把安娜扶起來。

「不要。」

三人愣了一下。

安娜出奇的冷靜,雖然兩個眼睛還是空洞得像個鬼一樣,但是聲音居然沒有一絲顫抖。

斯琳:「安娜...」

「我不要...多待在這房子裡面任何一秒...」
「安娜,不要鬧了!」我有些惱怒「現在不是鬧的時候,會死的!跟你說過了,出去會死!」

「安娜,跟我們一起去樓上吧。」斯琳哀求著。
安娜固執的說:「不要。」她坐在一張沙發上,定定的看著前方。

「斯琳,妳跟小莎先去樓上吧,我在這裡陪安娜。」我咬著下唇說,斯琳愣了一下,隨即慌張的點點頭,跟小莎緊緊牽著手往上走去。

「安娜,夠了。」我坐在安娜身邊說,安娜依然緊盯著前方。
安娜堅決的說:「我要出去。」

「會死的,妳不懂嗎?」

「不懂!我才不懂妳為什麼要留在這裡面!留在裡面才會死!他就在這屋裡!他就在屋裡!留下來,我們全部都會死!我不要死!我不想!」

安娜在我耳邊尖叫著,我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。
「閉嘴!為什麼要這樣!如果團結在一起的話會比較安全!懂不懂?一個兩個的落單,才更危險!」

「我要出去,我要出去!妳這賤貨!搞不好就是妳故意的!妳故意要把我們全部留在這裡,好讓他一個一個把我們殺死!妳跟他是串通好的!」安娜彈跳起來,一把抓起桌上的花瓶就要往我頭上砸去,我及時躲開。

「框啷!」花瓶在地板上碎成一片片,我訝異的瞪著安娜。

「妳瘋了!妳想殺死我嗎?」我尖叫,看著整個人蒼白又可怕的安娜。

「我要出去!我要出去!」安娜把小櫃子上的空魚缸拎起來,尖叫著又朝我扔去。

「安...」還沒來得及閃開,魚缸就在我頭上爆了開來。
一陣劇痛就灌進了我的腦袋,把我的意識狠狠撕咬著,我試著往安娜的方向衝去,但眼前一黑,就什麼都看不見。

腳軟,一陣天旋地轉後,我失去了知覺。

(4)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我睜開眼,頭上傳來的痛楚提醒我剛剛發生的事。
整個客廳一點燈光都沒有。

我無力地扶著樓梯上樓,虛弱地叫小莎她們為我開門。
「是我,讓我進來。」

「天啊。」斯琳看到我滿頭是血的樣子不禁倒退了兩步,我走進明亮的房間裡,順手把門帶上。

「安娜呢?」縮在床上的小莎問。

「她把我打昏之後,跑出去了。」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「為什麼樓下一片黑?」斯琳過了幾秒鐘後問「如果是停電的話,房間應該也不會有電才對啊。」

「電源總開關。」我接過小莎遞給我的濕毛巾,把臉上的血漬擦掉。「有人關掉的。」
「安娜關的嗎?」小莎抖著聲音問,我跟斯琳沉默的看了她一眼。

答案很明顯的。

我們三個人縮在床上,一條大棉被把我們圍起來。我們好害怕,我心中的不安擴散著,從我身上擴散到斯琳和小莎身上,擴散到整個房間。

斯琳這時突然說:「其實,我覺得我們應該像安娜那樣出去求救的...」
「不可以。」我毫不猶豫的說。

「我不懂。那個人在裡面,如果我們跑出去向鄰居求救的話,不就...」斯琳沒再說下去,我沉默。

小莎開口:「我同意斯琳的話,現在的我們,可是跟...那個人在一個房子裡,這樣不是更危險...」

她們說得很有道理,但我心裡就是有那不好的預感。
出去絕對沒好下場。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我往窗子瞥去,看見窗簾竟然在飄動著,雨滴也滴了進來。

「咦?窗戶沒關...」我喃喃說著,斯琳起身要去關窗戶。
一陣莫名的恐懼瞬間壓在我背上,我驚得坐直起來。
「斯琳,不要碰窗戶!」

但是太遲了。

斯琳拉開了粉紅色的窗簾。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「呀啊啊啊啊啊啊啊──!」
斯琳嚇得跌坐在地上,小莎也跟著放聲尖叫起來。

是安娜。
倒掛在外頭,兩隻手無力的垂著,腳上纏著黑色的電線,從屋頂垂掛到二樓窗前。

已經死了。

兩隻眼睛呆滯的看著前方,全身都被雨水淋得濕透。
眉宇間,插著一把黑色手抦的剪刀,血緩緩的往額頭流去。

雨水批哩啪拉的滴了進來,混著紅色的血水滴在房間的地板上,安娜就掛在窗外晃著,像個破布娃娃那樣。

「轟隆隆──!」

「安...安娜!」小莎嚇得緊抱住我,斯琳像是癱瘓一般坐在地上,完全被嚇呆了。

不知道從哪來的勇氣,我從床上跳下來,衝到窗邊,重重的摔上窗戶,也把窗簾一併拉上。

把窗簾拉上後,我腿軟了,癱坐在斯琳的旁邊。

摔上窗戶的同時,我看見安娜那雙毫無生氣、空洞的雙眼,已經矇上一層薄薄的黃膜,血混著雨水從剪刀插進去的地方緩緩流下一道紅色的痕跡。

喘氣停不下來。

好害怕,好害怕。

安娜死了。

她的屍體就倒掛在窗外。

剪刀插在眉宇間,死了。

然後呢?

下一個會是誰?

「天啊,天啊...」斯琳扯著頭髮,歇斯底里的自言自語,小莎趴在床上哭泣,眼睛已經腫了起來。

我喘氣,停不了,不斷喘。

好像下一秒就要死掉那樣。

過了好長一般時間,我們三人都呆呆的坐在原地。

這一切太可怕了。

恐懼∼

已經在屋子裡頭蔓延開來了。
在我們的心裡深深的扎根了...

「不能出去...」過了好久,斯琳才開口,聲音抖得好厲害。

「不能出去,不然會...」我實在沒辦法說出那個字,窗戶外頭就掛了一具屍體,我實在沒辦法說出那個字。

「我...」蜷曲在床上的小莎突然開口,她已經哭到淚水都分泌不出來了。「我想去廁所...」

我和斯琳對看一眼。
廁所在安娜房間的對面。

「我們三個人,一起去。」我說,斯琳堅定的點點頭。

小莎眼神很茫然,她看著我們。
「我想一個人去...」她說,「我需要靜一靜...」

「不可以!我們不可以分開!一落單的話,就會像安娜那樣。」
我咬著牙說,實在不想提到安娜的名字,因為一提到安娜,我就想起窗外倒掛著的那具屍體。

「我想靜一靜,一下子就好...」小莎虛弱的說,緩緩爬下床。
「一起去!」我說,從地上爬起來,斯琳也跟著爬起來,她走到我旁邊,按著我的肩膀。

「就讓她靜一下,妳沒忘記額頭上那個傷口吧。」斯琳說,語氣已經鎮定不少。

我摸摸額頭上的傷口。

的確,小莎的情緒已經繃到了極點,要是硬要去刺激她的話,可能會造成像安娜剛才那樣的反效果。
小莎像是失去靈魂那樣,無力的推開門,走進黑暗中。

我和斯琳坐在床上,用棉被把身體裹起來,緊緊靠在一塊。
無話可說。

腦袋裡嗡嗡作響,震驚沒退去,恐懼不斷的加深。

過了好久,就像一世紀那麼久,斯琳才開口。
「小莎怎麼去了那麼久?」她說,臉色一片慘白。

這令我不安了起來。
對哦,未免也太久了,上個廁所,會需要這麼長時間嗎?

該不會...

「該死!」我一腳踢開被子,一邊冒著冷汗一邊往外衝,一路衝到廁所前。

「小...小莎?」廁所裡傳來啜泣聲,「小莎?怎麼了?妳...沒事吧?」我扭開了廁所門,一團黑影正坐在馬桶上顫抖著。

「我...我要回家...」小莎小聲的說,帶著濃濃的鼻音。「太可怕了...為什麼是我?為什麼...我不想死,我還想活下去...我好害怕...」

我走上前,抱住小莎,她的臉上爬滿淚水的痕跡,鼻涕也流得亂七八糟。
「我知道...」我說,聲音也顫抖著。

我也很害怕呀...我這輩子從來沒這樣害怕過呀。

那種心臟狂跳、血液沸騰、冷汗直流,只令我想要把眼睛閉緊,摀著耳朵拼命尖叫的害怕,我是從來沒有過的。

「這太瘋狂了...這不是我原本的世界...我一定是在別的世界走失了...我好怕...我好害怕啊...」小莎緊抱住我,手指甲都掐進我的肉裡了。「我要回去...這一切都是個噩夢,但是為什麼醒不來呢?為什麼?為什麼?」

我...我不知道答案。

有那麼一瞬間,我真的以為我只是在一場非常可怕的噩夢裡,再過一下子就可以醒過來了,醒過來之後,我會撫著胸說「天哪!真是一場可怕的夢!」然後很快就忘掉。

但不是。

一切的感覺都很真實。就算這一切真是一場噩夢好了,也是一場不會醒的噩夢。

「小莎,我們先回房間去吧。」我說,一邊小心的扶起小莎。「再不回去的話,斯琳會很擔心的。」

小莎點點頭,緊緊抓著我的手臂,一起走出廁所。

(5)
「喀鏘!」就在踏出廁所的同時,我踢到一個堅硬的物體。
我和小莎同時低頭。

明明是在一片黑暗裡,卻看得一清二楚。

一把剪刀。

恐懼又再次罩住了我,把我罩得快窒息。

「啊啊...啊...啊啊...」小莎放在我肩上的手忽然加重力道,整個人大力的顫抖著,嘴裡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。

我知道她在怕什麼。

那把剪刀跟插在安娜眉宇間的長得一模一樣。

很普通的剪刀。
但是此時卻令我頭皮發麻.害怕得腿幾乎要軟掉。

「跑!快跑!」我咬著下嘴唇,努力不要尖叫出來,拉著小莎的手臂就往前衝。

一路上都不敢回頭,一直到衝進房間為止。

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麼...是在怕剪刀會追過來嗎?

不知道。
但是好害怕。

斯琳還在床上,頭低低的,看來是睡著了。

「還好...」我舔舔乾裂的嘴唇,試著讓自己鎮定下來,小莎喘著氣,臉色很差。
「不要再分散了好不好?」我拉著小莎爬上床,哀求著。

小莎沒說話,三個人縮在一起,緊緊相依。

好漫長的夜,我想。

雨還是不停的,沒有想減緩的趨勢。

我想起了安娜的父母。

他們為什麼還沒回來?
現在已經一點半了,早就該回來了吧?
還是,他們其實早就回來了,只是...

我又想起了安娜的屍體。
倒掛在窗外,搖搖晃晃、搖搖晃晃,血就滴答滴答的甩了進來,混著雨水...

裹了好幾條被子,還是覺得好冷...
忍耐到天亮吧。
撐到天亮吧。

到是一定可以出去求救的,噩夢就會結束的。

但是...

我們能撐到那個時候嗎?

「喀嚓∼」腦裡忽然想起了剪刀的聲音。

麗麗的腳、安娜的眉宇間、客廳的電話線...
所有都是剪刀。

會不會連客廳的燈也...

越想越害怕,我大力甩甩頭。

不想了,不想了,天亮就會好的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

我們三人裹著被子,我坐右邊,小莎在左邊,斯琳坐在後面中間。
房間靜靜的,除了呼吸聲。

嘶──呼──,嘶──呼──
嘶呼∼嘶呼∼嘶呼∼嘶呼∼「喀嚓!」嘶呼∼嘶呼∼嘶呼∼

我的冷汗又爬滿整個背脊了。

「小...小莎...」我用蚊子般細小的聲音說,頭不動,眼睛往左邊看。
小莎也在發抖,眼睛瞪得大大的,直視著前方。

看來她也聽到了。

「我不敢看,不敢回頭!」
「我也不敢...」我說,脖子快要僵斷了,但是我不敢回頭。

斯琳沉默著。
在我和小莎背後。

我看到離我不遠處有一面粉紅色的小鏡子,我小心的伸長了手,把鏡子拿了過來。

「一起看。」我對小莎說,手緊緊握住小鏡子。

我緩緩把鏡子舉起來,鏡子像是有千斤重那樣,我舉得好緩慢。

「三...」「二...」「一...」我和小莎同時把視線射向高舉的鏡子。
鏡子裡面,映出我和小莎滿臉害怕、慘白的臉。
還有插在斯琳背上的剪刀。

沒有再多等一秒,我和小莎就衝了出房間,向著客房的方向跑去。
兩個人的手拉等緊緊的,就像怕下一秒對方會消失般。

我和小莎是用爬的爬到去客房。

太瘋狂了,太可怕了。
這一切都超出我的認知範圍。

死亡離我好近,就像是已經站在我身後,對我的耳朵噴著鼻息那樣近。

或許死亡還比較好。

我的心已經承受不住折磨了,這已經是極限了。
會崩潰的,會抓狂的。

最後會令我叫破喉嚨、指甲撕扯著自己的皮膚死去。

「我們會死吧。就像安娜跟斯琳一樣。」小莎問我,我們坐在客房的地板上,裡頭是一片漆黑,但我們完全沒有開燈的打算。

「這...只是一個噩夢...」我的聲音嘶啞無力,顯然一點說服力都沒有。「很快就會醒過來的...」

「會被剪刀一刀刺死,然後屍體從屋頂垂掛下來。」小莎眼神空洞的說著。
「把眼睛閉起來,等下就醒過來了...醒來之後,什麼都不會記得...會發現這不是真的...」我搖一搖小莎

我和小莎在黑暗中對望著。
雖然是對看的,但是兩人的眼睛都只有無止盡的茫然和呆滯。

已經絕望了...逃不掉的...小莎會死,我也會死。

眼淚模糊了我的視線,滾落下來,滴在我的衣服上。
小莎也哭了,她的眼睛快要哭爛了。

「我還不想死...」小莎哽咽著說。「我還想活下去...」

明明一切都絕望了,還是不甘心。
「沒事的...一切都會沒事的。」我說,握住小莎的手,兩人一起爬上客房那張整齊乾淨的大張雙人床。

我和小莎躺在床上,面對面,手緊緊握著。

「明天早上,我會打電話給妳。」我說。「然後我會告訴妳,我作了一個荒唐可笑的夢,夢裡面,我們被一把鬼剪刀追殺。」
小莎沒說話,只是呆看著我。

「不會有事的。」我說,緊握了一下小莎的手,小莎也回握了一下。

「晚安。」小莎從喉嚨中擠出這一句,然後閉上眼睛。

我還以為我會因為恐懼而睡不著,但是沒有,一閉上眼睛,我就失去知覺了。

我沒有做夢,腦袋裡只是一片空白。

(6)
當我再睜開眼睛時,眼前已經不再是一片黑暗,而是明亮。

我睡在床的邊緣,疑惑的看著眼前景物。

窗外,雨已經停了,天也已經亮了。
連外頭的鳥兒也唧啾的叫著。

天空雖然是灰的,但是很亮。

我鬆了一口氣。
做了一個好真實的噩夢呢。

夢的內容,記得不是很清楚,但是我知道很可怕。
不然我不會全身都被汗浸濕。

很可怕的夢,我想。
好像是跟剪刀有關,好像又跟幾個人有關。

我瞇起眼睛想了一下,但還是一片模糊。

算了,不想了,再睡一會吧。

於是我轉身,準備又要睡去。
但是我沒有。

因為我身旁正躺了一個人。
小莎...

她的眼睛半開,呆滯的瞧著我。
臉色慘白慘白的。

「小莎...?」我抖著聲問,那個夢逐漸清晰起來。

沒有回答。

因為她腦門上,插了一把剪刀。

「還沒結束...」

我似乎從她半閉的眼睛裡得出這樣的訊息。

「啊啊啊...」

於是我再也受不了的尖叫起來。

~完~
 

 

人氣:2161|發表於 2011-4-27 14:56:31


 
  其他不解之謎最新主題 >>
 
  無人的單位 (5713) N/A 2011-10-6 15:00:23 new!
  報紙驚現靈異照片,女鬼浮現案發現場 (9063) N/A 2011-10-6 14:57:54 new!
  燒街衣 (5561) N/A 2011-10-6 14:56:37 new!
  20世紀全球十大慘案 (7894) N/A 2011-10-6 14:53:31 new!
  [轉載]羅湖恐怖事件(100%真人真事) (7123) N/A 2011-10-6 14:49:06 new!
  人獸交產下恐怖「人頭羊身」怪胎!心寒.. (16580) N/A 2011-10-6 14:47:42 new!
  洪水橋日軍刑場多猛鬼(附當年珍貴報紙)! (7770) N/A 2011-10-6 14:46:20 new!
  Google Earth 十大特殊發現 (5804) N/A 2011-9-28 18:00:24 new!
  基因突變有雙倍肌肉的狗 (4857) N/A 2011-9-28 17:23:20 new!
  史上最出人意料的“十大怪異避孕法” (5119) Ivan 2011-9-28 17:21:59 new!
 
 


回覆本主題

 

可以登記為(1)導師 (2)一般會員(即將推出登記),馬上使用本服務!

 

會藉身份
登入名稱
密  碼
別名/alias
刊登名字 登記時的暱稱或英文名 別名(alias)
  **導師登記時如沒填寫暱稱(或因賬號太舊),稱謂欄會留空
   
回應內容
   
 




 

 
親子.父母 -  power by go2tutor.com 補習/教育 - power by go2tutor.com 生活百科服務搜尋 - power by go2tutor.com SAY討論區 - power by go2tutor.com 全城熱搜,流行動態,由我奉上!! 旅友Blogazine - power by go2tutor.com Yahoo!搜尋 - power by go2tutor.com
 
首頁
 
 
 
 
 
 
補習服務簡介
登記為導師
免費找導師
導師告示
學費參考
家長/學生心聲
 
家居服務優惠
親子服務優惠
進修服務優惠
結婚服務優惠
美容服務優惠
商業服務優惠
 
星相占卜
心理測驗
今日有著數
今日團購
流動數碼新知
少女時尚
 
北韓美女服務員
火雞強上母鵝
人瑞食煙肉
秀智寫真集
 
日本旅遊
泰國旅遊
台灣旅遊
機票優惠
酒店優惠
 
生活文采 - power by go2tutor.com
社群Community - power by go2tutor.com
go2tutor主頁 關於go2tutor的精彩11年! 關於COMNET 過去傳媒報道資料 透過COMNET網站詢問廣告事宜 聯絡我們